高醫日本校友會行動劇 〝北朝鮮 南醫大 祖孫三代 家國家校一家親〞

製作錄影 : 高醫日本校友會

北朝鮮 南醫大 祖孫三代 家國家校一家親

祖:糟了!糟了!報紙上我們家的新聞刊的這麼大,怎麼辦?
父:爸爸,不要擔心啦,我們會想辦法解決的。
孫:是呀,阿公,那些新聞記者我會儘量去收買,叫他們不要再繼續寫。
祖:想當初,清朝的時候,我爸爸帶我們從北部的中和搬來高雄的啓川河邊定居,打拼植田,才存點錢,後來清朝把台灣割讓給日本,你祖公帶著日本狗去抓貓,才得到日本人的信任,打下我們家業的基礎,50年後,又改朝換代,請走狗卻換了豬來,這次換我牽豬公到處去找對象,好的對象我就劃圈,壞的對象我就劃叉,才能夠做到市長,全市的土地,我們家買了快一半以上,後來剛好台北一個很聰明的教授說要來高雄辦學校,我想抓貓牽豬公的名聲不好聽,才捐出一塊地,跟他一起辦學校,來搏得好名聲,沒想到,這下傳給你們父子倆,卻每天上報紙,弄得這麼難看,哎!可悲啊!
父:爸,這個你也有責任啊!本來是三七五減租佃農的土地,你卻把它捐出來,難怪讓人家可以做文章。
祖:你這個笨小孩,土地捐出來就變成社會公共財,真正的自己的土地捐出來,你心不疼啊?
孫:阿公!最近他們都說那塊地不是捐出來、而是賣給學校的,一甲一萬,全部剛好11萬,是真的嗎?怎麼我和老爸都不知道。
祖:六十年來,這個秘密從來沒有人知道,怎麼你們會知道呢?
孫:就是那些校友太利害,去找出民國43年三民區土地的原始買賣紀錄,才會曝光,說起來這些校友實在無聊,都畢業了,學校関他們什麼事。
父:都是你,我當董事長的時候,人家都沒反對那麼利害,就是你教我要把創辦人改成你阿公,校友才會大反彈。
祖:我久不管事,沒想到你們捅出這個婁子,我早就在董事會裏說過我不是創辦人,你們還要硬凹。
孫:我也是想說趁著私校法修改的時候,順便改改創辦人,名正言順,這樣學校比較好控制。
父:時代不同了,現在流行轉型正義透明革命,民主時代是沒辦法一個人説了算,可惜讓你唸到史丹佛大學,怎麼頭腦還那麼不清楚。
孫:爸,你不是一樣,你捐100萬美金給哈佛大學,就不捐一塊錢給台灣。
父:儍瓜,你在夏威夷出生,當然要做一些人情給美國人,萬一臺灣出問題,你要逃難回美國時,這就是替你留一條後路。
祖:對,做人要留後路,做事不能做到絶,以前我也只把醫院改成你阿祖的名字,幾十年來都沒事情,你們現在吃肉不吐骨頭,連創辦人也敢改,難怪人家會反對。
孫:不怕他們,我常常跟立法委員沖咖啡,談天說地,有時帶他們去國外摸摸頭,這些立委就像我養的狗,很乖,市長我也常送她菊花,養到肥嘟嘟,教育部官員上上下下也都打點好了。
父:你真的是不見棺材不掉涙,養幾個門神是沒有辦法保證安全的, 尤其是現在校長換新人,他如果不肯跟你配合,你這個董事長也是白做的。
孫:新校長是我挑的,他如果不識相、扯我後腿,我馬上叫他下台,很簡單,這不是只有我們家學校的問題,是全台灣所有私立學校的問題。
祖:阿孫!愛錢就不要愛名,愛名就不要惜錢,你愛名又要錢是不可能的,上次賣那些祖産,逃漏税的部分不算,你就分了快100億,還不夠嗎?
父:對,現在人家要修改私校法,到時董事變成有任期限制的話,你董事長再坐也沒幾年,尤其是現在選舉期間,要特別注意,新的市長選出來,有可能再繼續讓你包養嗎?你看你最近找的姓吳的董事,做不到幾個月又辭職了,不是嗎!
孫:辭就辭,我不怕,監察院糾正我幾次了,我還是董事長,阿公的大樓被改成自由大樓,新的校長上任,我馬上叫他改回去,那些不聽話的主管也已經全都被我get out ,換上來的乖乖牌,我叫他們立正他們絕對不敢稍息。
祖:叫你放手你不放手,實在不孝,我會讓你氣死⋯⋯呀,我胸部好痛!嗚嗚嗚!
孫:趕緊叫救護車,送醫大。
父:市立醫院就在隔壁,為什麼要送醫大那麼遠,來不及啦!
孫:醫大董事看病不要錢,又是VlP待遇,當然要送醫大,快送醫大,快送!